近,我与去年5月来日本的中国留学生"脑残君"见面了。
他说语言学校在武藏浦和,宿舍在蕨市,于是我们约在蕨见面。
脑残君不同于其他留学生,他来日本有很明确的人生目标,立志成为漫画家。
他从到日本开始,就将留学生活作成漫画,在中国的网站上发布,渐渐走红,被多家媒体关注,最近似乎已经成为话题了。以下摘录一些相关的网络新闻:

【中国留学生网络漫画连载中!中国人说"对日本的看法改变啦"】
http∶//headlines.yahoo.co.jp/hl?a=20111216-00000011-rcdc-cn


【来日半年,日本生活漫画人气急升!中国留学生的野心】
http://headlines.yahoo.co.jp/hl?a=20111216-00000042-scn-cn


【中国留学生所作,与"实物一样大"(不带偏见)的日本生活漫画大受欢迎】
http://news.searchina.ne.jp/disp.cgi?y=2011&d=1220&f=national_1220_059.shtml


【《日在日本》腾讯网主页】
http://mycomic.qq.com/allpage/info.php?artid=124980


蕨站碰头之后,我们一起去了站前的"和民"酒馆。据说他平日里比较节省,大多是自己做饭,很少在外面吃饭。我之所以选择"和民",是因为有优惠餐券,另外我想可能他也觉得日本的小酒馆说话比较方便吧。进店时他说"这个地方不错哦",我也放了心。
事前,我大致看了下《日在日本》及网上的相关报道,所以对脑残君的事迹也大致了解一些,这次希望能了解得更详细。脑残君在之前的来往邮件中得知我曾经去中国旅游,对中国近现代史也很有兴趣,所以我们很快进入了正题。因为漫画里有讲脑残君是从广东佛山来日本的,所以我就想他在家里应该是讲广东话的吧。其实不然,他是在贵州生活到9岁,然后随家人迁移到广东。据他自称初到广东时,由于不懂广东话,被周围同学欺负,融入不了那边的生活,有好几年是挺辛苦的。
我也同他讲了自己的经历。我的首次海外旅行是去香港,1992年随同学一起作高中修学旅行,正好那个时候他也刚到广东。之后我一个人又去过香港,跨境进入广东深圳(1993年)。那时在深圳火车站前我见到有很多"南下盲流",印象深刻。
之前我在漫画中得知他父亲是大学教授,在文化大革命时受过苦。我好奇地问他:"是不是被下放了啊?"他说"(父亲)被关进监狱了"。我感到非常惊讶。他好象觉得我不懂他的意思,还在纸上写了个"狱"字。他说父亲的专业是社会科学,这方面我也不太懂,大概是比较艰深的学问吧。他还顺便讲了下父亲由于说真话而被判为"反革命",之后身陷困监牢12年的往事。
(回家后我试着在网上查了下他父亲肖君和的资料,似乎是在中国学术界相当有名气的学者。)
在那样的知识分子家庭长大的他,25岁时突然作出只身来日本留学的决定,我想周围的人吃惊也是理所当然的。中国实施计划生育政策,城市居民只允许生一个小孩,他自然也是独生子。据说他从小就喜欢日本漫画,大学时学的也平面设计专业,毕业后在报社从事编辑工作。我虽然早就知道他喜欢日本漫画,不过在报社工作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(关于亲友反对他来日本的事情,在《日在日本》第2回故事中有讲到。)
从漫画中我也的知他已婚的事情。不过他竟然说"结婚是为了留学",让我相当惊讶。照常理来说,不是应该反过来才对吗?因为要留学所以不结婚,或者因为结婚了所以放弃留学等等。
他说,因为父母年纪大了,希望抱个孙子,所以要求他在留学前必须结婚生子,这样才放他走。据说他为此进行过40次左右的相亲(在日本是不可能相亲那么多次的,在此不一一赘述),然后结婚了,之后又过了两年,去年10月(在他来日本半年后)小孩在中国的家中出生了。

我们的交谈中搀杂着日语单词和一些笔谈,这是为了便于理解,避免误解。我问他从日语学校毕业后有什么打算。一般的留学生的目标是进入日本大学就读,而他想进入漫画专门学校。他说将来想成为漫画家,在日本生活,还说如果光是为了钱和学历,他才不会来留学。
我很好奇,不知他在中国的夫人是怎样想的。他自称每晚都会与老婆网聊,关系很不错的样子。他还特意给我看了手机中的结婚照,没想到他夫人还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,是位颇有姿色的美女。
可是,我觉得如果只是想画漫画的话,在中国不是也可以做到吗?他说中国没有建立起成熟的漫画产业,所以在中国做职业漫画不太可能,家人也不会允许。之后,我问他在成名之前都在日本打过什么工。他回答"这个(漫画)就是打工"。他说《日在日本》现在已经有广告赞助商了,而且语言学学校出于对学校进行宣传的目的,每个月会出资3万多日元(还有翻译资料等杂活)。
他说来日本前没有想到能达成广告合同,我觉得日语学校的经营者也注意到了他的漫画的商业效果吧,这么看来他也挺幸运的。谁知他说与学校合作创作漫画这事竟然是自己先提出来的,看来他很了解自己作品的商业价值呢!我想在以商业发达著称的广东长大的他,说不定还很有商业头脑呢。
我于是暗暗赞叹着。他说《日在日本》今年计划在日本出版,有出版社已经来谈过了。此外关于媒体采访,他说接受了NHK和富士电视台的采访,有可能会在新闻节目中介绍他的漫画。
我于是想,如果有机会跟他打好关系的话,自己也可能成为他的合作者或者出版商呢(笑)。不大可能有那样的好事啦(笑)。不过我还真想试试呢。他的漫画画风明显来自于日本漫画(仅代表我的视点),混合有上世纪80年代的搞笑漫画和最近流行的萌漫画。他介绍说画一格图需要大概1小时的时间。当然,复杂的萌漫画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。除了描写留学生活的漫画之外,他好然还有其它漫画作品,不过他很清楚哪些内容更具有商业价值。由于目前的日中关系比较微妙,双方对彼此的了解都比较片面,而他的作品正好以留学生的独特视角,在两国之间起到了有效的交流作用,我想正所以如此他才会受到媒体关注吧。
之前我同他说好这天的饭菜由自己点菜,不过他说"不知道什么好吃"而拒绝了。他说不怎么喝酒,所以我就先要了瓶啤酒。本想两人一起喝的,不过他用手挡住杯子一点都没喝。我想也许不是谦虚,而是真的对酒没兴趣吧。之后我点了个味噌火锅,他说蛮好吃的,吃了不少。此外菜粥他也说不错。可是薄肉片拼盘、色拉、肉脍等生食他就没怎么吃了。我知道了,那些都是在中国人看来很不好的东西。我觉得,他是不是也应该稍微表现出一点对日式食物的兴趣呢?也许比较困难吧。后来我们又点了干炸和式马铃薯等热菜。
我们谈的内容很多,光顾着说话了,饭菜便没怎么顾得上吃。由于还搀杂着笔谈,常常是口手并用。因为没时间没钱,他说来日本之后还没去过哪里玩,还说这个倒不是谦虚,为了办事他也去过几次东京。不仅仅是他,大多数中国留学生好象都是这样的。他既有漫画兴趣又能通过漫画获取实际收益,干着"应该做的事情",而他周围的留学生们大多"在盒饭厂打工"。我觉得真是可惜呀。我在大一时,也曾在报纸配送店工作过。包住,工资1个月20万日元左右吧。

店里也住有几个中国留学生,他们是大阪大学和市立大学的在校生。虽说在中国也是在相对富裕的家庭中长大的,不过在日本他们也是每天花好几个小时默默地派送着报纸。我想,如果能在生活中有效运用他们作为留学生的特殊才能就好了。当然在日本也好,在中国也罢,都有大量"无才的普通人"吧?倘若每天都只是繁重的打工,事后想起来,"除了待在学校,其它时间都在盒饭厂打夜工"。有着这样的经历,我想他们对日本的印象很难会好吧?
我想他也是好不容易来到日本,如果只去过崎玉县和东京的部分地区未免可惜了。听说广东人很少看到雪,所以我试着邀请他去温泉玩。他笑了笑,似乎还抱有"日本的温泉是混浴"这样的误解(也许这才是正确的?)。由于"没钱没时间",所以想着要么当天返回,要么住个便宜点的旅店,然后去长野或者群马、福岛附近跑一趟。我想这种短途旅行可以画成漫画,中国人看了大概会觉得有趣吧。
他说话很沉稳,可能是用外语说话的缘故吧,没什么笑话的。从店里出来时,他对我说"今天很开心,谢谢!"。真好,很少有机会能听到他说出正确的日语(笑)。

说起来我也想把我的BLOG翻译成中文,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,有点茫然。好啦,就这样吧。下次讲温泉赏雪。

p.s. 席间我们几次提到了地震的话题。他说"中西先生,在日本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有天灾降临,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天灾中遇难。我觉得正是因为如此,日本人才会那么努力吧,要在有限的人生中活得精彩。而在中国,人们可不那么想"。
他的意思是"日本经常发生地震,也许明天就会发生。正因为此,日本人才会珍惜每一天的生活,才会努力拼搏。"理解他的话要稍微花点时间,不过他的意思我大体上还是能明白的。我想,他对日本的印象算是相当好的。 来日本半年就已经能做这种程度的交谈了,我觉得他很聪明。现在他将自己所想的事情与感受到的事物画成漫画,我觉得这样很好。不过我也担心,未来某天他会为了照顾读者的感受,而不能自由地画他真正想表达的内容。那样的话就有点遗憾了。
在漫画的最新篇(中文版第68回第6格)中好象有我的出场(单击图像前往下一6格)。没有穿西装,也没有不必要的客套话...

タグクラウド

カテゴリ

  • 见-meet